经济>>资本

四川省金融工作局局长欧阳泽华:金融启蒙亟须普及

2017-03-13 08:34:1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在经济学界有这样一种说法,“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实体经济的血液”。经过数十年的改革和发展,金融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

与此同时,防止“脱实向虚”也成为金融业发展面临的重要问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近日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就明确表示,促进金融机构突出主业、下沉重心,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防止“脱实向虚”。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国有大型银行要率先做到,实行差别化考核评价办法和支持政策,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作为我国西部的经济大省,四川2016年12月印发了《四川省金融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将“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作为“十三五”期间金融业发展的一项基本原则,并提出了到2020年末基本建成西部金融中心的总体目标。此外,为不断提高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四川还于2016末出台了《四川省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

如今,金融的影响越来越广泛和深入,老百姓对金融知识的匮乏也成为日益显著的问题。而在此次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金融工作局局长欧阳泽华提出了两份建议,其中一份就是针对金融启蒙教育问题。

全国两会期间,针对未来四川金融业发展及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等热点问题,欧阳泽华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专访。

●金融启蒙教育缺乏顶层设计

实际上,我国的金融启蒙教育,目前多数由金融机构、公益机构开展,普及率不高,也导致了很多金融诈骗、非法集资等悲剧。欧阳泽华分析指出,“我国的金融启蒙教育主要存在缺乏顶层设计、参与意识淡薄、支持力度不够等主要问题。”

欧阳泽华进一步分析认为,具体来看,第一,我国的金融启蒙推动力量集中在金融领域,缺乏国家战略层面的顶层设计,没有从国家发展、公民教育这一战略角度进行规划,缺乏自上而下调动社会各方资源的力量;第二,人民群众尚未对金融启蒙水平的欠缺形成危机意识,往往在接受金融服务遇到纠纷、选择金融产品遇到困惑、从事金融投资遭受风险时,才会关注金融知识的不足;第三,在金融启蒙方面,全国从上到下还没有政策、人才、制度等方面的安排。

对此,欧阳泽华提出三点建议:

一是建议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对金融启蒙教育进行系统规划。针对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等不同教育层次,制订教育计划,编订统一教材,提供不同的金融基础知识教育,使金融启蒙像国家安全、国防、卫生、消防等教育一样,成为国民应当普遍接受的教育内容。

二是建议全面提升在校学生的金融参与意识。要通过金融知识进课堂,使在校学生在进入社会前就掌握一定的金融基础知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和。如最近频繁出现的学费被骗、裸条借贷等。

三是建议对金融启蒙教育进行系统支持。要针对不同层次,引导建立一批专业从事金融启蒙教育的队伍,建设一批金融启蒙教育基础设施,编制一套金融启蒙教育教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欧阳泽华还以成都市3个区(市)县的试点为例,对“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进行了深入研究,并提交了“关于改革完善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的制度建议”。

欧阳泽华在上述建议中表示,建议由农业部牵头,会同有关部门,在各地“两权”抵押试点经验基础上,抓紧完善相关制度设计,规范完善业务流程,引导金融机构积极参与,及时推动扩大“两权”抵押试点范围。

●地方金融工作在探索中前进

2016年8月30日,四川省政府网站发布人事任免通知,欧阳泽华被任命为四川省政府金融办公室(现为四川省金融工作局)主任。而在此前多年,欧阳泽华一直在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工作。

对于从证监会到四川省金融工作局这一角色的转变,欧阳泽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首先,两者是完全不同的岗位,原来是国家金融监管机构,现在是到了地方,这是中央和地方的区别;第二,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视角。地方金融局既要开展监管工作,又要服务发展地方经济,监管和服务并重,所以这是一个特殊的定位;第三,在中国现有的金融监管框架下,地方金融的发展和定位还在探索当中,所以地方金融工作是在“边摸索、边前进”的探索过程中前进。

欧阳泽华还表示,在证监会从事监管工作的阅历、经验,以及参与处理风险,对地方金融的发展有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7年2月8日,四川省金融业发展迎来了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历史事件——四川省金融工作局正式揭牌成立。

相关文件显示,根据《中央编办关于设立四川省金融工作局的批复》,并经2017年1月6日十届省委常委会第217次会议审定,2月6日省政府印发通知,组建四川省金融工作局,四川省金融工作局单独设置为省政府直属机构。

“金融办翻牌为金融局之后,就变成了四川省政府的直属机构。应该说,金融局的职责和定位相对原来的金融办会有一些区别,会增加一些职能。”欧阳泽华表示,同时,这也有利于金融局更好地开展协调服务工作,为打造西部金融中心,搭建更大的舞台。而作为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推动单位,金融局自身定位和职责的明确也是必不可少的。

●2020年直接融资将升至35%

据了解,2016年,金融业已经成为四川省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全省实现金融业增加值2599.45亿元,同比增长10.6%,增加值总量排名全国第七,对全省经济的贡献率达到10.0%,为全省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持。

目前,四川金融已初步建成了职能清晰、分工明确、功能齐全的金融机构体系,全面覆盖银行、证券保险、信托、期货等各大金融板块。截至2016年末,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证券期货基金经营机构数量均居中西部第一,保险机构数量居全国第四。上市、挂牌企业数保持西部第一。全省境内外上市公司126家,其中,香港上市公司15家,总数居全国第七,中西部第一;新三板市场挂牌企业294家,总家数全国第十。全省12家交易所规范运营。

目前,四川省金融业运行整体呈现稳定增长的趋势。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四川省社会融资规模近6万亿元,较年初新增6651.46亿元,增量规模全国排名第八。存款余额6.69万亿元,贷款余额4.35万亿元,均排在全国第七。与此同时,资本市场融资渠道不断拓宽。截至2016年末,全省累计实现企业直接融资2473.68亿元,其中债券融资2082.62亿元,股权融资391.06亿元。

此前,四川省金融工作局表示,2017年全省金融工作的主要目标是,全省新增社会融资超过7000亿元,并明确提出要显著提升直接融资水平,结构性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规划》明确提出,到2020年末,间接融资占比从“十二五”末的82.9%下降到65%,直接融资占比从17.1%提升到35%,国民证券化率从46.1%提升到60%左右。

“我们出台《规划》,第一是适应国家金融‘十三五’规划的总体要求;第二,也是我们金融工作的一个重要抓手。如果没有一个具体的规划,每年的工作计划就会比较飘忽,不确定。而制定《规划》就是一个较大的切入点,也是一个工作方法。”欧阳泽华在全国两会期间对记者表示,《规划》对未来的金融工作而言是一个方向性的指引。四川在未来4~5年的发展中明确了一些具体的目标,这有利于金融局指导审慎的金融工作,在有具体可量化的指标之后,通过对每年工作的细化,推动全省金融业的发展。

●抓住金融中心建设窗口期

在《规划》中,四川还明确提出,到2020年末,基本建成西部金融中心,全省金融业综合实力和竞争力持续增强,核心指标与全国和东部发达地区的差距逐步缩小。

那么,所谓的“西部金融中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与上海、深圳等金融中心有何不同?

对此,欧阳泽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其实,上海是国家金融中心,而四川打造的西部金融中心,应该说是一个既具有区域性,又具有次国家金融中心的特点,它服务于整个西部社会经济发展需要,所以我们要打造好西部地区自己的金融体系。”

实际上,早在1993年,在国务院批转的《西南和华南部分省区区域规划纲要》中,成都就被明确定义为“西南金融中心”。历经10余年的发展,这一战略定位在不断发展中因全球金融巨头的入驻逐渐成为现实。2007年,四川省政府明确“将四川打造成为西部经济发展高地,构建西部金融中心”的目标。2009年,四川省政府指出按“一枢纽、三中心、四基地”发展规划,全面加快“西部金融中心”的建设。

而去年末,四川省政府在上述《规划》中明确提出了“基本建成西部金融中心”的具体时间点,即“到2020年末”。

“打造西部金融中心的具体目标,需要有一个时间点,有一个具体时间规划。”欧阳泽华表示,“第一,这有利于引导凝聚全省的力量来打造西部金融中心,有一个时间节点,大家有共同努力的方向;第二,实际上,未来4年是我们打造西部金融中心的一个窗口期、战略机遇期。在这4年中,我们改革的制度安排都会推动经济总量和金融资产的快速提升。如果不抓住这4年,可能这个机遇期、时间窗口就关闭了。所以,《规划》中要有这样的一个时间安排,要明确。”

欧阳泽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一步表示,“我们讲的金融中心并不是一个虚的东西。金融要把服务实体经济做好,不能‘脱实向虚’,这在四川乃至全国都是一个大课题。第一,我们在构建西部金融中心的同时,也要把对实体经济的服务做好;第二,在服务实体经济的过程中,四川要利用自身的区位优势,利用改革的制度优势,把金融业自身做大做强,这样才能构造一个金融高地,这一点很关键。”

责任编辑:杨欣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