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焦点图>>

【遇见“掌门人”】沧州四星玻璃王焕一:二十八年坚守 助力药包材产业“提档升级”

2020-06-05 17:52:17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类抗疫药品需求急速增长,盛装注射剂所用的药用玻璃瓶出现供不应求。

作为全国最大的药用中性硼硅玻璃生产企业,沧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在原材料、物流等生产成本大幅提升的情况下,毅然做出了“不停工、不涨价”的承诺。

近五个月的不懈奋斗,600名员工的日夜坚守,累计生产5.85亿支药用管制注射剂玻璃瓶,保障300余家药企需求......

在这次疫情大考中,沧州四星玻璃董事长王焕一带领他的团队,以实际行动诠释了民族医药包装企业的职责与担当。

沧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视频资料

负重拼搏 成就玻璃界“黑马”

初夏时节,笔者来到沧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只见整洁有序的厂区内,各生产线都在繁忙运转。

沧州四星玻璃主导产品“药用一级耐水5.0中性硼硅玻璃”,是多种疫情防控用抗病毒药品、抗菌消炎药品、消毒感控药品等防控药品的包装材料。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四星玻璃始终坚持“不提价,不停工,保证产品质量、保证公益为上”的原则,确保防控药品生产企业药用玻璃包装的供应。

而做出“两不两保”决定的,正是四星玻璃“掌门人”、董事长王焕一。

“越是关键时刻,就越要讲担当!”王焕一说,作为药包材企业,在特殊时期,更应尽一切努力,为病人用药安全提供保障。

为病人用药安全提供保障——这,也是王焕一的创业初衷。

2019年6月11日,沧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焕一在创新生物医药投融资论坛作主题分享。  沧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供图

时间回到1992年。

“当时,我国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刚刚起步,市场药用玻璃包装供应一度紧张。在哈药集团的提示下,我跟人合资创办了‘前侯玻璃包装材料厂’,开始药用玻璃包装的生产。”

开拓殊不易,创业有时艰。真正进入这个行业,王焕一才知道困难远比想象的大。

由于不懂技术,再加上缺少经验,材料厂生产第一年就严重亏损。合伙人纷纷提出撤资,王焕一就按原值把企业承担下来,并高薪聘请来两位技术人员,自己也整天围着设备转、拿着说明书看、抱着专业书啃。慢慢地,他从“门外汉”变成了“行家里手”,企业效益也逐渐好起来。

三年后,王焕一迎来创业路上的第一个转折点。

“为了扩大市场,我们联系到哈尔滨中药二厂。当时他们使用的口服液瓶都是手工制作的,机器设备生产不出来。他们说,只要我们用机器能做出那种瓶型,就用我们的产品。”

但王焕一的工厂并没有适合的技术和产品。

“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他咬着牙关接了这一单,一是自己有背水一战的信心;二是因为这个也是一个打出名气的机会。

一次次调试,一车车报废的碎玻璃,经过40多天的反复研究,终于由生产不了,到一个班能生产几十支,几百支,几千支……王焕一和他的团队实现了该类玻璃瓶机器设备的规模化生产,他也挣到创业路上的第一桶金。该产品还获得全国85包装成果银奖。

“人都是这样,没有逼到份上,谁都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当你坚持到不能再坚持,执着到不能再执着的时候,事情也就成了。”

就是在这种不断的坚持下,王焕一的企业越做越大,1999发展成为我国北方最大的管制药用玻璃生产企业,并正式更名为沧州四星玻璃有限公司。2016年改制,更名为沧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

从无到有 突破“卡脖子”技术

“它是中国药用玻璃包装材料专业制造商,以自主研发国际上最先进的中性硼硅玻璃管特色产品从容地奠定了国内绝对领先的地位;它是药用玻璃包材领域的民族企业,凭借中性硼硅玻璃打破了完全依靠进口的困局,建立了药用玻璃的国际新秩序,为中国制造赢得了世界美誉。”

这是“2019年度中国医药新锐榜”评选组委会对沧州四星玻璃的评价。

沧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焕一谈中性硼硅玻璃“出炉”经过。

中性硼硅玻璃也称“5.0玻璃”,相对于钠钙玻璃、低硼硅玻璃,中性硼硅玻璃是更加适合药品使用的药用玻璃包材。

多年来,由于我国缺少相关技术,药用中性硼硅玻璃被少数国外企业垄断,市场供应紧张、价格持续上涨。

王焕一永远忘不了那一幕:2005 年11月,中国医药包装协会秘书长组织几家进口药用中性硼硅玻璃管的国内玻璃包装企业到青岛与德国公司谈判,打算集体采购,以量换价。可对方态度十分傲慢,价格一分不降,还要提前6个月付款。

“外商知道,中国没有厂家能生产这种玻管,想用只能进口。他们轻蔑地说,不然你们上吧。我拍案而起,走吧,我们自己长本事,自己做!”王焕一下定决心,要造出中国自己的高性能、高品质中性硼硅玻璃,不能再让人“卡脖子”。

回到沧州,王焕一就开始筹措资金,去北京拜访国内顶级窑炉专家、电化学专家,谈想法,表决心,最终确定采用全电熔维洛法技术生产中性硼硅玻璃管。

2006年3月份,他投入全部积蓄开始建设电窑炉,同年年底点“火”投产。

半年后,资金基本“烧”光了,产品却没有生产出来。别人的冷嘲热讽,王焕一可以不在乎,可是需要继续投入的资金怎么办?他一边四处筹款,一边和妻子商量,抵押当时家里唯一的住房。

“我把公司所有事务交给别人处理,自己守着窑炉,带着专家、技术团队在配方、制造工艺上继续试验。”

这一守就是两年多。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七百多个日夜的锤炼与淬火,2008年5月1日,终于传出好消息——“中性硼硅玻璃管,做成了!”

图为沧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安瓿产品。  沧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供图

三年时间投入8000多万元,沧州四星玻璃终于实现了中性硼硅玻璃管的稳定量产,公司也成为全球第四、国内首家掌握批量生产药用中性硼硅玻璃技术的企业。

王焕一把这天当成新的起点。

十几年来,在他的带领下沧州四星玻璃不断进行生产技术改进,提升中性硼硅玻璃管工艺水平,使高耗能、高污染的产业转变成了节能环保的产业,并在行业内率先实现了智能化制造。

国家发改委先后为四星玻璃投资1亿多元,在沧州立项建设年产十万吨中性硼硅玻璃的生产基地,基地投产后,可满足200亿支2ml生物疫苗用玻璃瓶的需求。

政策的鼓励,企业多年的坚守和付出,使国产中性硼硅玻璃一步步走出荆棘。作为这段艰苦岁月的见证者,王焕一这样总结:“就是靠着那么一颗混杂着不解与不甘的‘中国心’,才会一路坚持下来。”

乘势而上 助力药包材产业“提档升级”

筚路蓝缕启山林,栉风沐雨砥砺行。在发展自身的同时,沧州四星玻璃也在积极推动药包材行业“提档升级”。据了解,其主持、参与制定行业标准9项;获省、市级科技成果奖10项,专利奖5项,各类专利共计57个。

“随着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药品集中采购等新政频发,整个医药行业加速整合,加之包装材料审评不断趋严,使得制剂企业对于药包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王焕一介绍:“我们只有不断提高产品技术含量,不断提高产品质量标准,才能顺应国内外市场变化。”

沧县药包材产业起步于上世纪60年代,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成为沧县的支柱产业。截至目前,沧县共有药包材生产企业1000余家。

为促进药包材企业抱团发展,2018年6月,沧州市药包材商会成立,王焕一当选为商会会长。

“沧州市药包材商会为药包材企业搭建了一个联谊交流的有效载体,助力内部信息互通互用。”王焕一介绍,商会每年组织与药包材工作相关的质保和采购人员培训,引导药包材行业有序发展。通过去其它省市考察学习,加强与药包材行业之间交流,推进沧县药包材企业向规模化、标准化、高端化、品牌化发展。

而随着药包材行业不断规范化发展,药包材相关的检测市场也迎来发展蓝海。

“我们正在筹划成立包材化验室,引进医药包装材料检测设备,为制药企业进行药物相溶性试验,给制药企业使用包材提供指导,帮助其完善质量控制体系。”王焕一介绍,化验室建成后,可以为制药企业提供从外包到内包的“一站式”服务,实现产业链延伸。

“新冠肺炎疫情给药包材产业带来一定影响,但同时也带给药包材市场更多的机遇。我们会继续秉承创新发展理念,积极推动医药包装材料产业提档升级,为不断提升我国药品质量提供坚实保障。”

(文/刘晓丹  视频剪辑/刘晓丹)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刘晓丹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